格格党 科幻小说 至上王权 59.情报(二)
    睖城,第七域,一座高耸入云的大楼,也是爱拉德和安迪度尤斯这几天休息的地方。

    “呼~“爱拉德咀嚼着嘴里的宾门云吐出一口白气后,对安迪度尤斯说:“对不起,刚才是我冲动了,差点让你陷入了危险中。“

    “呵,哪里的话,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这些。“安迪度尤斯笑了笑看着爱拉德说道:“以前都是我任意妄为,无法无天的,要不是你拦着我,帮我收尾,我现在可能也被组织关进光就居了。“

    爱拉德坚定的说:“不会的,我不会让你进去的,而且你很快也可以像我一样不需要服用抑殃素来组织血脉的崩溃了。“

    “但愿吧,抑殃素的成分一直被组织牢牢握在手中,要不是血脉崩溃.......“安迪度尤斯看着爱拉德目带愧色的说:“是我拖累了你啊,不是我,你早就可以脱离库契拉啊。“

    “别矫情了,说这种话,我可不是因为你才留下来的。“爱拉德漫不经心的说,可却没能令安迪度尤斯宽慰半分。

    为了缓和气氛,也为了不让爱拉德为自己担心,安迪度尤斯开口道:“对了,第七夜的伤好像没那么简单,那么一点小伤按理来说不该对他造成那么大伤害、虚弱到那种程度的啊,而且正常来看以他的再生速度应该早就好了啊,可离开时我发现他身上不但没有一丝愈合的迹象,血还再不停渗出,有伤口加重的迹象。“

    安迪度尤斯顿了一下问:“再说了,虽然第七夜他们不知道你的自愈能力有多强,可他的自愈能力终究还是比你强一些吧。“

    “是那个女人。“爱拉德眉头微皱,缓缓说道:“我受到她的攻击后,平常可以瞬间愈合的小伤也愈合得十分缓慢,就像是被剥夺了能力一般,而且她的能量留在体内还有腐蚀伤口的作用。“

    “这样。“安迪度尤斯语气凝重:“而且按照第五夜的说法,另一个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出现,可就只凭那个女人就能让第五夜和第七夜铩羽而归,她的力量简直是超乎想象,可那个女人对另一个人的态度,想必另一个人也是如此。“

    安迪度尤斯语气看向爱拉德问:”我们以后该这么办?“

    “我们暂时不要行动,再观察一段时间再说,虽然我很想知道他们是谁,可我们暂时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爱拉德语气轻松:“他们对我们并没有很强的敌意

    ,对最近发生的事情也看起来不怎么关心一样,只要我们不去招惹他们就不会有事。“

    “这样说是没错,可他们是组织都不知晓的十分强大的存在,可我们却知道了他们的存在,他们会不会?“安迪度尤斯欲言又止。

    “不会的。“爱拉德轻轻摇了摇头,说:“与其担心他们为了隐藏身份杀掉我们,还不如担心第七夜。第七夜一直在挑衅我们引我们出手,他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虽然他一直都看不起我们,觉得我们占用组织的资源,可却没有最近表现得这么急切露骨。“

    “呵,占用组织的资源,组织的资源又不是他家的,关他什么事,我们不用也轮不到他。”安迪度尤斯抱怨一句后朝爱拉德问道:“会不会是组织里的意思,他不会无缘无故这样的。“

    “谁知道呢,反正在上头看来我们的命也不是那么珍贵,否则也不会给我们最脏、最累、最危险的活。“爱拉德浅笑道;“也许只是最近他心情不好,发神经而已吧,不过有一件事我们可以肯定。“

    爱拉德收敛了嘴角笑意,认真的说:“组织八成已经知道那个感染者是我们弄出来的了,如果组织还知道看到感染者狩猎的目击者没有被除掉,被我们放掉的话,那时候麻烦就大了。“

    “呵,我们现在的情形也是够可以的,那时候以为加入了组织,吃了药提升血脉,挺过实验,经过了训练,帮组织做几年任务就可以脱身,去享受那种人上人的贵族生活了,可现在......“安迪度尤斯低啐了一口:“呸,现在倒好,整天提心吊胆的行走于刀刃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那时候我们还小,需要钱,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爱拉德无奈的苦笑一声,随后淡淡说:“不过,现在他们的关注点都在那两个人身上,没时间理会我们,等再过一段时间,你不用服用抑殃素了,那时候我们就自由了。“.......

    大宅院,一个装饰古朴的侧厅中,赫兰菲斯与衣尽欢寂静的相视而坐,在一张华丽的长桌上吃着赫兰菲斯做的食物,衣尽欢吃得很快,可动作又极其优雅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看上去不似在单纯进食,而是在评鉴美食一般。

    原来殿下这么喜欢吃我做的菜啊,还真是难得。

    赫兰菲斯看着吃得飞快的衣尽欢嘴角翘起,优雅的在盘子菜品上切了一刀,用纤细

    的指尖拿住叉子缓缓送入口中,可她并不知道,衣尽欢吃得快只是因为他单纯的饿,并且今天的这道菜还算正常,他吃得下而已,他现在无比怀念那颗蔚蓝星球上的食物,哪怕是蛋炒饭也好。

    咚咚咚,咚咚咚~

    铃声打断了赫兰菲斯与衣尽欢优雅进餐的好时光,赫兰菲斯眉头微皱,心里有了些不好的预感,可还是双指一拉,一张打开了通讯画面......

    “喂。“

    “喂,是会长姐姐吗,你现在在哪里啊?“卫修越不仅说的急,通讯的画面也是在高速运动一样,镜头剧烈晃动、无法聚焦,在一片模糊中偶尔停顿的清晰里,赫兰菲斯好似看到了一些很熟悉的画面。

    “我在家呢,你......“

    咔哒!嘀!

    赫兰菲斯眉头微皱,还未说完卫修越就挂掉了通讯,这令她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么多年,自从出了电话,有了无线通讯工具,到现在的光屏通讯,还从没有人敢挂她的通话。

    赫兰菲斯是什么样的地位,几家跨国大公司的执行董事,商业联合工会会长,她的EC号是何等珍贵,不知道多少人想得到她的电话进行毛遂自荐,就一般人而言,即使知道了赫兰菲斯的EC号也没有权限,也根本打不进,要不是赫兰菲斯见卫修越几人和衣尽欢走的近,她才懒的给他们权限。而且那些人就算拨通了通讯也是毕恭毕敬,聊完事情后寒暄到她不耐烦,她才主动挂的电话,可现在卫修越居然自顾自的挂了她的通讯,这还不是一次两次了。

    衣尽欢看赫兰菲斯表情有异朝她问道;“什么事?”

    “殿下,卫修越突然就挂断了通讯,而且听他的声音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我有些不放心。”赫兰菲斯想着卫修越终究是一个孩子,和那些有所图谋的人不一样,而且衣尽欢好像还很关心他们的样子随即对说:“殿下,我昨天和那些人撞面的地方就是卫修越家附近,虽然卫修越、睿承烨他们目前都住在林韵琳家,但那些人一定还在追查他们的下落。”

    “这个时候,他打来这么一个电话,我......”赫兰菲斯表面色有些凝重,可她未说完,客厅传来了门铃声。

    嘀~

    赫兰菲斯和衣尽欢一起走到了客厅,好似感应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赫兰菲斯皱着眉头,将庄园外的画面点开... ...

    (本章完)
最新入库:幻灵档案  我的法器是轿车  我能提升lv等级  至上王权  诸天起源记  万宝天宗  狂妃在上:绝色帝尊日夜宠!  植梦师  疯不疯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