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灵异小说 戮剑客 第十二章 龙气
    以秦王一贯的作风,万万不可能忍受有人在其境内设国中之国。所以这所谓的赵王最好的下场也就是个傀儡,再差些便是一个空头承诺,一头卸磨之后就宰杀的猪。

    不过,荣华富贵是必定不缺的。因为就算是一头猪,你要它哼哼两声,打个滚也得把他喂饱吧。

    “因为你杀了我们秦军,因为你是王室,因为你没有退路。要知道你现在在赵国可是一个大英雄。”王翦突然乐呵呵地说“你还记得李牧吗?”离间计诛杀了李牧是王翦近些年不多的快乐事,也是他平生得意的神仙手。

    李牧啊,赵尺和他素不相识,但他带兵出征何尝没有为其讨个公道的心思在里面。如此一想,赵尺现在的处境和李牧有些类似,他也会被国君猜忌。

    “看来这家是回不去了啊!”赵尺长叹一声,他自诩聪明绝顶,但也没聪明到投敌卖国。况且这些天看着那些百姓的笑容,听着他们的道谢,自己心里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触。

    “那就战吧,王翦!兄弟们,对不起了!”赵尺大喝一声,强行运转周身内力,丹田之中好似升起一团漩涡,带动全身的内力疯狂地奔涌。他脸色通红,额头上青筋暴起,肌肤渗出血珠。

    赵尺向前大迈一步,双手紧握斩马刀,将其高高地举过头顶,从上到下,以所有的精气神为燃料劈下。斩马刀刀刃上升起一寸刀气,伴随着呼啸的风声,这一刀好似要将天地重开。“杀!”

    这是赵尺平生以来斩出的最巅峰的一刀了。赵家家传的是厚土乾坤功,能让习练之人内力比同境界之人高出一筹。相应地,内力的锋锐程度,攻击力就次了三分。虽然最打动赵家先祖的是,这套功法能够延年益寿的效果。

    而到了战场之上,赵尺不得不让自己的内力运转地更快,运转地越快,他杀人就越快,身后的士兵就会少死。这样被逼着,他掌握了一个能让内力运转得更快的小技巧,也领悟到了刀意。

    “未领悟意的小孩子把戏而已。”王翦讥笑道,说着伸出一根小拇指,小拇指上似乎还沾着刚刚挖鼻孔后的杰作。这一刀来势汹汹,落在王翦的小拇指上,竟然只能将鼻屎一切两断。别说伤其分毫,就连让其小拇指动一下也做不到。

    王翦弹掉小拇指上的鼻屎,瞥了一眼躺在地上,全身虚脱的赵尺。他笑了笑,翻身下马,像一个庄稼汉一样两手插在袖子里蹲在赵尺面前,如同打量今年的庄稼地打量着赵尺。

    “一开始,你站着太傲气了。我好多话没说,今天难得有空,和你好好絮叨絮叨。”

    “你只有一个优点就是有些小聪明。”王翦伸出布满老茧的粗糙大手在赵尺脸上拍了拍。“其余的呢?说你爱国爱民,你又存着其他的心思。说你心思坚定呢?你明明希望想要守护住赵国的百姓,却又不可肯承认。”

    王翦说着,挠了挠裤裆,下意识想要放到鼻子前,到半路又缩了回来。他不好意思地对赵尺笑了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习惯了。就是因为你善变,所以连刀意都无法领悟出来。就是因为你善变,所以你的属下也会背叛你。”

    “对了,你想知道内奸是哪个吗?你可以猜一下,我保证你猜不出来。”他想了想,戏谑地说道

    “哦,对了。要有些彩头才好玩。你要是猜对了,我就放你们走。你要是猜错了,全部都得死,而且是挫骨扬灰,形神俱灭。”王翦的声音中蕴含着难以抑制的喜悦,就像小孩子得到了期望许久的礼物。“你可以猜三次,开始!”

    在王翦絮絮叨叨的时候,赵尺一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倒不是心神俱碎,只是实力差距过大,也就不愿继续挣扎。早在砍出那一刀的时候,赵客就接受死亡的命运了。

    直到王翦说出猜对了就放你走之后,赵客才抬起头,他笑着说“你若是想要折辱我,我可以配合你,只要先把我的部下放走就行。我可以说出你想听的那个名字,将他们全放走吧。”

    王翦闻言,皱了皱眉“小瞧你了。”他清了清嗓子,喊道“王一,王二出列。把后面那群牲畜全宰了吧。”

    赵尺听到此话,本能地想要愤怒,却怎么也愤怒不起来,露出一丝哭笑“技不如人,自己又能怎么样呢。”

    这时王翦补了一句,“顺便带一队人,把后面村庄的人和那个叛徒一起宰了吧。这等不忠之人,老子看着碍眼。”叛徒自然是狗子了,原来三名斥候外出侦查的时候便被长胜军俘获。其余两名皆是志士仁人,宁死不说一个字;到狗子这边还没用刑,他就一五一十地全招了。

    王翦是箭头第一排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王一,王二便是箭头的第二排的两个,也是长胜军的副将。二人实力自然非同小可,一盏茶的时间就以猫捉老鼠的姿态将那十人屠杀干净,随后驰骋而去。要知道赵尺现在留存下的这批精锐可都是家族中重金网罗的武林高手,水平参差不齐,大体都有百夫长实力。

    “既然你一心求死,我便送你一程。”王翦一脸肃穆,他轻轻地把手放在赵尺手上。赵尺全身的筋脉尽断,立刻没了气息。而那匹龙马伏倒在其身边,发出“萧萧”得低鸣声,叫声何其哀怨。

    它叫了两声竟然断了气,眼中流出两行血泪。

    王翦坐在地上,默不作声地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他随手拔了一根草,缠绕在手指上,然后又叼在嘴里。王翦守了赵尺十分钟,然后才起身,坐到穷奇背上。

    “壮士走好”王翦大吼一声,这才带队离开。

    原地上只留下一人一马两具尸体。

    王翦在军伍之中极得军心,只要不犯军法,他对谁都是笑呵呵的。王一年长,老实谨慎;王二却是个跳脱的性子,什么事都喜欢瞎琢磨。

    “义父,我们这么劳师动众来绞杀这赵尺到底所为何事!”王二实在是忍耐不住,这才壮着胆子上前。

    “那你认为为父为何呢?”王翦此时的心情似乎不错,一路上哼着家乡的小曲。

    “原本孩儿也以为父亲大人想用赵尺当敲门砖,砸开赵国的防线。后来孩子左思右想也觉得不对,如今赵国的国势已经到了低谷,咱们明显不需要用什么计谋。”王二思考了一下,试探性地说道。

    “吾儿甚是聪慧,深得我真传啊。”王翦面无表情地夸了一句,也不为其解答。王二也就不敢再纠缠,退了回去。

    在王二退回队伍之后,王翦脸色阴沉下来,他嘴巴微动,如果读唇语应该是“一半的龙气。这天选的屠龙之人气运不绝啊!”

    ps.初来驾到,如果有喜欢我的作品的朋友可以加群。677714879加群大家都是朋友。你们都是我的衣食父母。望支持。
最新入库:洪荒:我的武功能加点!  亡主  西游:开局播放大话西游  武侠:开局被邀月救了  洪荒:我,黄龙,拒绝悲剧  武侠:满级六指琴魔传承的我,杀入江湖!  武侠:开局八剑齐飞  道士:从九叔世界开始  张三丰,我才十岁,你让我当武当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