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灵异小说 戮剑客 李天一,扶苏与仙子
    “大…夏…龙…雀”楚云断断续续地从牙齿中挤出这四个字。

    龙雀虚影一声鸣叫,钻入楚云体内。一瞬之间,楚云蕴有真气的十二处穴位开始飞快运转,就像是黑洞吸扯着外界的一切。

    蛋壁慢慢地被分解成微观分子纳入穴位之中,那些玄妙符文从蛋壳上缓缓脱离,融入楚云身体,在他身上安家入户。

    整个过程持续了两个时辰,待到一切尘埃落定,外界已是漆黑一片,楚云缓缓地坐了起来。他现在真的很累,神识已经重归识海,头痛已经消失。但造成的无力和虚弱依然残存在他身上,他好想甜美,无忧无虑地睡一觉啊。

    “不能睡,不能睡!废那么大功夫,得到了无限潜力的天赐符文。你想死在这个地方吗?你还有血海深仇,你还要推翻一切的源头”楚云疯狂地甩自己巴掌,让自己保持清醒。他无法站立行走,就爬着走。

    这蛋壳失去了天赐符文的庇护,变得脆弱。楚云用手一戳,整个蛋壳就化为齑粉。他面无表情地越过蛋壳,稳稳地落在撑天巨树的树枝上。

    楚云不是不开心,不是不想笑,而是连扯动嘴角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像蜗牛一样缓慢而努力地向前爬。

    这树好比神话中的不周山那版庞大,只是一根最细小的树枝也有数公里之上。

    接下来考验的就是楚云的耐心了。他本能地将身体所有技能降到最低,连心跳都变得缓慢,唯一炽热的就只有他的目光。

    楚云能夜视,他的眼神穿过黑暗钉在遥远的巨树枝干。“到那我就暂且歇息。至少稍稍远离作案现场”他给自己定了小目标,加油打气。

    最终,他做到了,待到眼前一切都变得模糊的时候,待到大脑一片混沌的时候.,他做到了。

    楚云的手碰到巨树枝干的一瞬间,他便昏了过去,嘴角带着微笑。而就在这一瞬间,那一眼难望到边际的庞大树干上泛起波纹,一把将他吸了进去。

    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一个四周封闭的宫殿内,光明大作。你无法分辨光明是从何地何物发出的,好似这片宫殿之中就原本就应该存在着光明。穹顶之上雕梁画栋,漆黑的天幕下,一只只莽荒巨兽栩栩如生,它们吼叫厮杀,过着杀死其余生物,或者被其余生物杀死的简单生活。然后黑夜,降临一切都被消融得一干二净。

    宫殿之内,摆放着九座棺材,一道银白色的长河从中间盘旋而过。这九座棺材只是以木头堆砌而成,四四方方。

    楚云此时就靠在其中一座棺材旁边,然后他睡眼朦胧地睁开了眼睛,下意识地环顾四周。这一觉他睡得极其之香。极其劳累之后入睡,进入深度睡眠的每一觉都是极度甜美的。

    极北寒原上的人死后没有入棺下葬的传统,所以他并不知道棺材是何事。

    楚云伸了个懒腰,手扶着棺材站了起来。“我还没穿衣服!”他觉得有些难办。先前先是忙着逃离犯罪现场,然后又只想着要把天赐符文偷走,一时间就忽视了自己赤身裸体的事实。

    楚云开始四处张望,想要找找有没有蔽体之物。“有了,这里面好像有件衣服”他发现近在咫尺的这个大木头盒子里好像就有一件衣服。

    原来他身旁的这座棺材被岁月所侵蚀,裂了一道口子,露出里面的景象。而就在此时,外界传来几人交谈的声音,虽然这座宫殿四周封闭,楚云还是有些惊慌,他急忙从棺材中将衣服攥出,看都没看就穿在了身上。

    “扶苏,仙子。我们就要到达从来没有人来过的传闻中的圣地了”这声音中蕴含着欢快的情绪,看来说话之人十分欣喜。

    他口中的仙子和扶苏都没有理会他,这个声音也不恼,继续絮絮叨叨絮絮叨叨“我们将创造历史,这是一块从来未被人踏足过的地方。我们是人类的先驱。”

    楚云寻着声音走到一块墙壁旁,忽然感觉到整个宫殿一阵晃动,那块墙壁便整个消失掉了。

    宫殿之外有三个人,并排站着。站在正中间之人,个子最高,年龄最长,但也就刚刚及冠。他生得英俊,头角峥嵘,唇红齿白,嘴角挂着和煦的笑容。此人应该就是扶苏。扶苏穿着一身黑色长衫,腰上配着剑,带着玉珏。

    扶苏左边有一女子。此女子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她站在那就有如收敛芳华,清素淡雅的莲花一般。

    而扶苏右边那人则比较有趣,刚刚楚云听到的声音就是他发声。此人长相平平,穿着十分怪异。一件长袍被硬生生地截断,下边的裤子上也戳出一个个小洞。他刚说完“我们是人类的先驱”,一转眼看见楚云,表情就僵硬了。

    他阴阳怪气地跑过来,看看楚云又看看破了一个角的棺材说“你是何人,棺材里爬出来的?还穿了个葬服”

    这是楚云这几天来第一次见到人,他从赵尺的记忆学到了很多,性格也变了很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了。至于这衣服只是因为来的时候衣服破了,从那个盒子里拿到。哦,对了。你说的棺材和葬服又是什么?”

    这下那人傻眼了,像看妖魔鬼怪一样,打量着楚云“你不会是北边寒原上的人吧,或者说着莽荒森林里的原始人?”

    那人眼睛转了转,瞟了一眼楚云身上的衣服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他从腰间的一只袋子里拿出一套衣服“兄弟,棺材就是人死后住的地方。葬服则是给死人穿的衣服。不吉利!”

    “这样吧,我们相见便是有缘。我这里有新衣服,是咸阳最好的裁缝为我量身订做。用料好,你看这手感,你看这材质”

    “芥子纳须弥,这只是须弥袋,要想办法从这几人手上骗一只过来。”楚云将自己的想法隐藏好,伸出摸了一下那人递来的衣服,感觉确实比自己往常穿的麻木衣裳要舒适许多,好奇地将其拿起,这衣服上有几个破洞,破洞上还镶着几块贴片。“你这衣服太丑了,我不换。”他露出一丝歉意的微笑,实诚地回答道。

    “而且在我那死去的人是回归自然,他们穿的衣服,我为什么就不能穿呢?”

    “你怎么能说我丑,我这是艺术。来吧,好好见识下我的艺术吧”这人说翻脸就翻脸。只见他小心地将衣服收回去,双手一翻,然后往下一压。

    楚云便感觉到整个天地在挤压自己,全身的骨骼卡兹作响,周身渗出血珠。而他没注意到的是古朴的凤凰雕纹在他身着的葬服上一闪而逝。

    楚云赶紧运转《龙雀祭祀法》,丹田之中出现一微弱的漩涡。那仅存的一缕真气被漩涡带起,在丹田四处乱窜。由于外界强大的压力,漩涡本能地越转越快,真气也越转越快,竟然逐渐将丹田开辟出来。

    而且还不止,丹田开辟到多大,漩涡相应地就扩大到多大,一缕缕真气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为了抵抗外界重压,它们钻向楚云周身各条筋脉。

    而当第三条筋脉被完全冲破之时,楚云已经感觉不到天地之间的压力了。他心神一松,漩涡便骤然消失,庞大的真气充斥在整个丹田和三条已经被破开的筋脉之中。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的楚云早已不是那个看个村庄残骸只会哭泣,看见豺狼只会逃跑的小孩了。他双脚猛地往后一蹬,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

    楚云顺势冲向那位少年,右手抬起往其脖子抹去。与此同时,噬嬴匕(这个名字是楚云在梦中响的。他下定决心,自己这一生只为了抹杀带来一切战争的嬴政而活)出现在其掌心。

    楚云速度极快,而且那位少年明显没有预料到他能够完全不受自己二十倍重力的影响,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

    于是噬嬴匕轻松划开少年的护体真气,破开少年护身的宝物,撕裂开他一小半的脖子。

    “可惜了,我才刚刚拥有真气,力道没有把控好,要不然你已经死了”楚云冷着脸,将噬嬴匕收起。

    他向那位少年微微鞠躬,笑着说道“你想杀我没杀了,我想杀你也没杀了。这下我们两清。而我因为你因祸得福,冲开了筋脉。我要向你道歉”

    楚云戏谑的话语对少年来说无疑是莫大的羞耻。我要杀你,助你晋级了。你要杀我,把我脑袋都要砍下来了。你还要向我道歉。那我死了,你是不是要年年来我墓前拜祭啊。

    不过气归气,少年还是赶紧一只手把头扶正,另一只手从须弥袋中拿出一片金光闪闪的树叶贴在脖子的伤口上。他念叨了几声,树叶金光大作,金色的光芒涌入伤口。

    而伤口之上对应的也源源不断地冒出黑气。

    少年见宝物无效,不惊反喜,将宝贝树叶扔回须弥袋,又掏出一把怪异的刀具。这刀刀刃细长,刀锋被磨的极利,造成的伤口定是极其细微。(形状,样式参照手术刀)

    少年用神识控制着控制着手术刀,将被楚云用杀剑造成的伤口四周所有的肉都仔细地割了下来,认真地放到一个玉瓶中。接着以银针将伤口缝合,贴上树叶,以衣服上撕扯下来的布料固定。

    少年疼得脸上全是汗,但他又似乎一点不疼,满脸的笑容,他处理伤口的时候都在盯着自己割下的烂肉,仿佛盯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最新入库:洪荒:我的武功能加点!  亡主  西游:开局播放大话西游  武侠:开局被邀月救了  洪荒:我,黄龙,拒绝悲剧  武侠:满级六指琴魔传承的我,杀入江湖!  武侠:开局八剑齐飞  道士:从九叔世界开始  张三丰,我才十岁,你让我当武当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