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科幻小说 幻灵档案 第二章 无法宽恕的罪恶 十五 星光镇的灾难
    汪大伯的家坐落在荷叶镇场镇以外,从镇上的一条小路出来,道路两边是漫无边际绿油油的玉米田。此时的玉米杆已经一人多高。走得一阵,一条蜿蜒的小河便出现在众人面前,林晨三等人非常吃惊,因为前方不远的河岸就是孙先武发现尸体的地方。之前林晨三与邹先同是从镇上的另一条路过来的,原本以为孙先武发现尸体的地方通往镇上只有他们来的那一条,没想到在这些玉米田只间,还夹杂着另外一条通往镇上的道路。

    见众人走路的步伐明显放慢,庄处睿催促到:“几位哥哥麻烦快点,等下太阳落山后,汪大伯可是要出门做农活的,迟一点就碰不到他了。”

    听到庄处睿的话,众人连忙跟了上去。走了快二十分钟,一座破败的平房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个平房总共三间小屋,房屋的门都是土黄色有些掉漆的木门,没有院墙,墙体是现在极其罕见的砖墙堆砌,上面用白色粉笔画满了幼稚的图画,看样子是曾经某个小孩的杰作。屋顶是黑色的瓦片覆盖,一根黑漆漆的烟囱此时正向外冒着青烟。

    走到门口,庄处睿朝屋里喊到:“汪大伯,在做饭吗?”

    听到庄处睿的呼喊,一个老头一扇门里摸索着走出来。老头眼睛似乎不太好,走路走的极慢,消瘦脸上颧骨高高凸起,布满了刀刻一般的皱纹。

    他巍巍颤颤地走到众人跟前,抬起灰蒙蒙的眼睛看了看众人说:“我听声音像是处睿来了……处睿,这些是什么人呢,你朋友吗?”

    庄处睿走过去握住老人的手,将他牵到门口的一根矮凳上坐着然后说: “哦,这些是王海哥之前的同学,今天他们过来就是想找王海哥叙叙旧。”

    听到汪海的名字,老人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然后摆摆手说:“同学啊,你们来的不是时候,我家那孩子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

    邹先同问到:“他去哪里了,有没有电话,我给他打一个!”

    汪大伯轻轻叹了一口气:“嗨……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有些事也不愿告诉我这个老头,我只知道他之前说要和人去山里,但是去做什么我根本不知道……而且那天他离开家之后就再没回来,连电话也没有打过一个。”

    林晨三想起之前庄处睿的故事里提到过汪大伯的儿子汪海失踪的事,据说他还曾经找过一段时间。于是他向这个老人问到:“汪大伯,您说汪海他和别人去山里了,那他有没有提到是和哪些人去的呢?”

    汪大伯埋头想了想说:“小同学,说了你可能也不认识,孙先武他们你知道吗……汪海这孩子走之前就是说和他一起去的,至于他们总共去了几个人,做什么事,他却没有告诉我。”

    听到孙先武的名字,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林晨三接着问:“那他走之前,有没有做过什么事,见过什么人呢?”

    汪大伯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说:“小兄弟,我怎么听你说话不像是同学倒像是派出所的警察……他走之前见没见谁我不知道,但是他把我之前一个笔记本到是带走了。”

    “那笔记本上记着什么内容吗?”

    “噢,那是我二十多年前,眼睛还没有这么看不见的时候写的东西……一些无聊的日记。”

    庄处睿好奇地说:“没想到汪大伯还认识字啊!”

    汪大伯没好气地笑了

    笑说:“你大伯我二十多年前可是在国家矿场上干过的……负责挖矿找矿……按你们现在的话来说,好歹也算一个矿山工程师吧。”

    “那汪大伯您怎么后来又没在矿上继续干了呢?”

    汪大伯深呼吸了一下,干枯的双手有些微微有些颤抖:“为什么?因为矿厂没有了啊 !”

    林晨三突然想起之前高沂心提到过,荷叶镇的前身星光镇曾经有一个大的国家矿厂,看来汪大伯很可能就曾经在那里上班,但是奇怪的是,如果汪大伯在几十年前就是矿上的工程师,那么就算矿厂不在了,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种田地。林晨三将自己的疑惑将给了汪大伯,只见他双手抱着头,有些痛苦的说:“我之所以落到今天这个样子……完全就是自找的……”

    二十多年前,星光镇属于远近闻名的矿企大镇,镇上一度非常繁华。按汪大伯所说,其规模可以媲美小型的城市,镇上有楼房、有录像厅、有茶馆、有歌舞厅。镇上人一大半都在矿厂上干活,而另外一小半则依靠附近农田生活。在矿厂上干活的人福利好,收入高,是镇上另外一小半十分羡慕和尊敬的对象,确切来说不只原来的星光镇,就是星光镇之外的十里八村,也没有一个不羡慕他们这些在矿厂上干活的人。甚至当时流传着一句口号“生男要进矿厂,生女要嫁矿工。”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好几年,直到有一天,正在矿厂工人宿舍睡觉的汪大伯听到几声剧烈的爆炸声,然后接着就是“哗啦啦”巨大的嘈杂声。汪大伯好奇的推开窗户,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结果一眼就看到眼前黑漆漆的大山犹如庞然巨兽一般朝着镇上移动。

    短暂的大脑空白之后,汪大伯明白了,眼前一定发生了山体滑坡。

    他干净穿上衣服,一间一间敲着房门警告大家发生滑坡,但是那山体前进的速度让汪大伯完全来不及叫醒所有的人。

    “轰隆隆”巨大的碎石互相碰撞的声音宛若惊天响起的巨雷 ,汪大伯明显感到他居住的这个六层宿舍楼发生了宛若地震一般的摇晃。他走到楼道的窗户边一看,只见黑压压的山体宛若一道高耸入云的黑色巨浪,猛然朝着小镇扑来。

    宿舍楼不少人被巨大的声音吵醒,都以为是地震了,赶紧跑下楼去躲避。汪大伯也随着人流一起跑到楼下,这时候大家都发现了,坍塌的山体宛若洪水,朝着工厂区疯狂的涌动而来。

    矿厂的工厂区以及宿舍,是修建在距离星光镇以上约两公里以外的地方,更靠近大山。此时山体发生坍塌滑坡,看这个架势,下面的星光镇肯定也会受到波及。

    矿厂厂长一边着急着大家朝着高处避难,一边号召人员打电话给星光镇预警。那时候还没有移动电话,唯一能够接通镇上的电话此时在工厂区的办公室里。涌动而来的泥石流已经逼近工厂区,此刻若去办公室给镇上打电话,无疑是有去无回。很多人都支吾着不愿意去,但是仍然有人站出来接受这有去无回的艰难使命。

    这是两个才从学校招来的小伙子,汪大伯认识他们,他们来到矿厂还没有超过三个月。厂长带着他们消失在忙忙夜色,在临走之前,他交代汪大伯,为了保险起见,让他骑着自行车赶紧赶去镇上,口头通知大家避险。

    夜风习习,伴随着耳畔的轰鸣声,汪大伯沿着通往镇上的柏油路疯狂地瞪着自行车。

    突然,一个身影出现

    在他面前,汪大伯刹车不及,狠狠地撞了上去。

    一阵短暂的晕眩之后,汪大伯忍者剧痛爬起来一看,原来自己撞上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像是他们矿厂来实习的大学生,或许是刚才惊慌避险所以不小心窜上了公路,然后被汪大伯给撞伤了。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近,也不知道厂长他们有没有成功通知到镇上。

    眼见女孩昏迷不醒,汪大伯没有办法,咬咬牙只得将女孩子扔在了路边,然后朝着星光镇赶去。

    可是终究还是太迟了,自行车的速度远远没有山体滑坡形成的泥石流的速度快,等汪大伯赶到镇上时,大半个星光镇都被埋在了厚厚的泥土下边。

    镇上的人嚎啕着,哭喊着,求救着,到处都是嘈杂的声音。突然,一个年轻人狠狠抓住汪大伯的衣领,然后说了一句:“都是你们乱开矿,把山给炸塌了……”

    说完那个年轻人将他按倒在地上。年轻人的话引来无数幸存者的赞同,他们和年轻人一起,你一拳,我一脚地殴打着汪大伯。

    等到意识清醒的时候,汪大伯已经躺在距离星光镇几十公里之外的Y市县城里。

    据说这次山体滑坡,总计造成了星光镇以及矿厂总共五百多人死亡。

    伤势恢复之后,汪大伯的眼睛却越来越不好,不知道是因为之前撞上那个女孩时摔倒导致的,还是被那些愤怒的群众殴打导致的,总之,他的视线一天不如一天。

    后来幸存下来的人在政府的规划下,重新建设了一个小镇。

    没有人知道造成山体滑坡的原因是什么,有的人说是矿场炸山失误导致,也有人说是自然灾害。总之星光镇的灾难,是幸存下来的人心中,不想提及的一个伤痛。

    汪大伯因为眼睛的原因,无法在胜任类似矿场的工作,只得重新接受安排,在正在修建的荷叶镇分得一片土地,过上了老实而朴素的农民生活。

    听完汪大伯的讲述,众人的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老人,在年轻时居然经历过这样噩梦般的经历。一时间,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短暂的沉默过后,邹先同问到:“那么汪大伯,你说汪海进山,会不会就是去那个星光镇去了?”

    汪大伯一边摇头一边摆手:“他去那里干嘛……镇子都没有了。”

    林晨三想,汪海既然拿走了汪大伯的笔记,很可能就是根据笔记去干什么了,如果他进山的目标不是星光镇,那么会不会是那个矿厂?

    听完林晨三的疑问,汪大伯沉思了片刻,随即脸色一变悲愤的说:“这孩子……糊涂啊…… ”

    看着汪大伯的反应,林晨三知道汪大伯肯定是默认了自己的想法,于是紧接着问:“汪大伯,你之前在笔记本上记录了什么,为什么汪海要去找那个矿厂?”

    汪大伯叹了口气说:“你们知道那个矿厂之前是挖的什么吗?”

    众人都摇摇头。

    “是黄金!”

    ……

    (本章完)
最新入库:幻灵档案  我的法器是轿车  我能提升lv等级  至上王权  诸天起源记  万宝天宗  狂妃在上:绝色帝尊日夜宠!  植梦师  疯不疯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