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灵异小说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 第196章 第 196 章
    皇太子脸色隐隐发黑, 感觉随时都有可能破口大骂。

    吴侧妃虽有些憨憨,但察言观色还是会的,眼见这般情状, 更加不敢吱声,脑袋恨不能缩到衣襟里边去, 两眼只盯着脚尖瞅。

    皇太子一见她这模样, 心下便生不喜, 再一想当年娶她进东宫的原由, 立马又想起少年时候那两桩包办婚姻来。

    娶周琬为正妃,是为了拉拢周家,让周定方为自己效力, 也是因为周琬的品性能力的确出众;纳吴氏为侧妃,是因为她出身江南大族,父亲在士林之中颇有声望,相貌么, 相较于周琬的冷艳端庄,更带着一股子江南水乡女子的软糯娇柔。

    规划的时候想的好好的,但是娶进来之后就变味了,皇太子妃太过刚强, 活像个男人似的,一点风情都没有,吴氏呢, 又跟个面团似的,捏都捏不起来……

    皇太子心里边对着这一妻一妾挑三拣四, 只盯着两人的短处看,却把二人的长处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以至于陡然在宫外得见风情曼妙、倾国倾城的解语花茂珠儿之后, 立时便上演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

    到底是有求于人,皇太子心下如何不快,这时候都不曾作色,只歉然执了吴侧妃的手,自责不已:“孤近来时有病痛,头脑不甚清明,竟连你的名字都记错了,真真是……”

    吴侧妃不敢拿乔,当即便小心道:“殿下政务繁忙,记错了也是有的,国事为重,妾身不委屈。”

    皇太子对她这回应十分满意,欣然拍了拍她的手,又关切起吴侧妃的东宫生活来,问她近来过得如何,衣食用度上有没有被亏待,儿子读书还认真吗,到最后,又含蓄的问起她同皇太子妃和闵侧妃相处的怎么样。

    吴侧妃一一答了,最后又道:“皇太子妃向来处事得当,很是公允,闵侧妃温和有礼,同妾身相处的很好。”

    皇太子眉头微皱,显露出有些忧虑、又不知该如何开口的模样。

    吴侧妃见状,便试探着问了句:“殿下,您这是怎么了?”

    皇太子沉吟几瞬,终于叹一口气,做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拉着她的手,压低了声音:“近来东宫发生的那些事情,你应该也是知道的,还有昨晚的宫宴——孤只怕是被人算计了。”

    “思怡,”他目光深深,柔情万千:“父皇冷待孤,却善待皇太子妃和皇太孙,现下他们母子二人只怕同我并不是一条心,至于闵氏……”

    吴侧妃素日里听他一口一个“珠儿”,对着闵侧妃叫得亲热,这时候陡然换成“闵氏”,心头便隐约意会到了几分,迟疑着道:“殿下,闵侧妃可有什么不妥?”

    皇太子却不曾明言,只将二人的手交叠在一起,殷殷嘱咐道:“思怡,孤现下正被幽禁,不得擅动,皇太子妃和闵氏又……孤能信得过的,也只有你了!你娘家父兄虽在江南,但嫡亲的叔父却身在长安,孤希望吴家能帮孤查证一些事情……”

    吴侧妃心头陡然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皇太子现下说的话、要交付给她做的事,隐隐同今天上午的发现对照,她惶然发现自己仿佛已经被卷入到东宫最深最幽暗的漩涡之中,等闲不得脱身。

    吴侧妃下意识想要拒绝:“为殿下做事,妾身本该万死不辞,只是妾身身在东宫,不得与宫外通讯,即便是宫娥内侍离开,也必然逃脱不了皇太子妃的法眼,殿下找妾身查证闵侧妃之事,妾身只怕有心无力呀。”

    皇太子见她这副窝囊样子,便忍不住开始生气,话里边未曾明言,但语气中已经带了几分不耐:“孤知道你做不到,也知道你瞒不过皇太子妃的眼睛,自会交付一批助力到你手上,供你差遣!”

    话说到这儿了,吴侧妃没法儿推脱,只得起身应声,恭敬称是。

    皇太子见状,便缱绻了语气,将她半搂半抱到了怀里,感慨道:“思怡,最后时刻,孤能信得过的,便只有你了。山珍海味再多,最顶饱的也只是那碗米饭啊!”

    吴侧妃:“……”

    该不该告诉皇太子殿下,除了米饭之外,还有馒头花卷粘豆包可以吃?

    算了,我还是老老实实苟着吧_(:3」∠)_

    吴侧妃在皇太子处待了半个时辰,便带着皇太子交付给她的那份心腹名单离开,大抵是因为做了隐蔽事情,往回走的时候都怕被人跟着,走出去一段距离,便忍不住往身后瞧瞧。

    万妈妈又好气又好笑:“没事儿,走吧,这路上还能跳出来吃老虎吃了咱们俩不成!”

    “唉,”吴侧妃叹口气:“思怡心里苦,但是思怡不说。”

    万妈妈:“……”

    两人一路回到偏殿,吴侧妃解下身上斗篷,又将殿内宫人遣退,这才压低声音,将皇太子的吩咐同万妈妈讲了:“妈妈,你说我该怎么办呀?”

    万妈妈没想到皇太子忽突然找吴侧妃去查闵侧妃,听罢难免心生狐疑,只是得到的讯息太少,一时之间练不成一条线,再去想今天上午吴侧妃吓个半死的样子与她话里边透露出的意思,神色忽的一变。

    她拉住吴侧妃衣袖,目光紧迫,低声道:“今上午侧妃撞破的秘密——闵侧妃是皇太子妃的人,是不是?!”

    吴侧妃:“……”

    吴侧妃没想到万妈妈只凭借自己泄露出的消息便猜出了真相,着实惊叹,惊叹完又重重点头:“没错儿,无论从哪个层面来说,闵侧妃都是皇太子妃的人!”

    “什么乱七八糟的。”

    万妈妈听她说的云里雾里,摆摆手,抽丝剥茧分析道:“皇太子找侧妃帮忙,动用吴家的力量去查闵侧妃,可见是起了疑心,而皇太子妃故意让您知道闵侧妃和她的关系,便是算准了皇太子会找您帮忙。两方角力,侧妃现在要考虑的是,您是要站在皇太子那边儿呢,还是要站在皇太子妃那边儿呢?”

    吴侧妃没想到自己面对的竟是这样一个难题:“妈妈,我……”

    “别问我,这事儿太大,只能您自己拿主意。”

    将话说开之后,万妈妈反倒轻松起来,将丢在暖炕上的斗篷拾起来,悬挂到一侧挂钩上:“想想皇太子和皇太子妃的为人,想想这些年在东宫的生活,想想老爷太太,也想想咱们哥儿。”

    吴侧妃纠结的咬住嘴唇,几瞬之后,很快便做出了决定。

    她在东宫过了这些年,能稳坐侧妃之位,平安生产,再把儿子养大,从没有缺衣少食,遭人欺辱,靠的不是皇太子,而是皇太子妃的宽和与仁慈。

    万妈妈的确精明强干,但毕竟只是嬷嬷,真的对上了东宫储妃,必输无疑,吴侧妃对此心知肚明,也了解自己有几斤几两。

    她不是皇太子妃,没有足够让皇太子忌惮的家世;也不是闵侧妃,没有绝世美貌,她不够漂亮,不够聪明,所以也不得宠,今夜皇太子想跟她拉近关系,竟连她的名字都记错了。

    她也是人,也有感情,也会心灰意冷,跟了皇太子这么七八年,他却连自己名字都记不住!

    就这一点,首先说明皇太子脑子不好使,其次说明他没心肝,这种男人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了!

    再去想嫁进东宫的这些年里,皇太子待她从来都只是点卯似的应付,也就是家中父兄晋位之时会送点东西过去,说几句体贴话,别的时候不过尔尔,反倒是皇太子妃一直默默的庇护着她,善待她和儿子。

    吴侧妃定了心,认真道:“妈妈,我要站在皇太子妃那边儿!我相信太子妃娘娘!”

    万妈妈欣慰的舒了口气:“从前太太总说您不如大小姐聪明,可依我看呀,您是大智若愚,我们姐儿伶俐着呢!”

    吴侧妃被夸得身心舒畅,嘿嘿嘿笑了几声,再去看怀里那份名单,便觉得烫手起来:“这个……”

    万妈妈笑道:“先留着吧,明天找个机会递到皇太子妃面前便是了。”

    吴侧妃应了。

    这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她难免心有不安,晚上不想一个人睡,便叫万妈妈到床上来陪伴自己。

    万妈妈笑着应了,穿着中衣到了塌上,像是小时候哄她睡觉那样,将她搂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她肩背。

    如此过去良久,万妈妈有些迷糊的时候,忽然间听吴侧妃轻轻叫了自己一声。

    她含含糊糊道:“怎么了?”

    吴侧妃小心翼翼道:“您说,我要是没站在皇太子妃那边,选了皇太子,会怎么样?”

    万妈妈“唔”了一声,语带睡意道:“应该会被弄死吧。”

    吴侧妃:“……”

    吴侧妃:“!!!!”

    妈妈,你不要用这么朦胧模糊的语气,说这么可怕的事情啊!

    吴侧妃那点儿睡意全都飞了:“妈妈,你别吓唬我啊!”

    万妈妈搂住她,声音含糊:“您昨晚往太子殿下面前的事儿瞒不过皇太子妃,咱们偏殿里边,皇太子妃的耳目也不少。您也在东宫住了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见皇太子妃办事出过纰漏?她既然敢把私密之事泄露给您,那就必然做好了万全之策,您别把皇太子妃当成普普通通的当家主母,那是一尊金刚,素日里慈悲端严,但也会金刚怒目,要有人在她眼皮子底下做出什么来,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吴侧妃吓得打颤:“妈妈……”

    万妈妈被她这么一闹,算是彻底醒了,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慈爱的将她搂紧:“好孩子,别自己吓唬自己,不是已经选择站在皇太子妃那边了吗?咱们不跟她作对,她不会为难咱们的,相处了这么多年,这点事情您还看不出来?”

    又打个哈欠:“睡吧睡吧,真不早啦。”

    吴侧妃被万妈妈劝住,心安许多,蜷缩在乳母怀里,合眼睡下。

    ……

    接连下了两天的雨,第二日大清早太阳便出来了,阳光亮堂堂的,叫人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吴侧妃跟儿子一块吃了早膳,又亲自送他去读书,正准备折返回寝殿的时候,却撞见茂珠儿抱着一只黄狸猫打不远处经过。

    大概是瞧见她了,茂珠儿停了脚步,福身叫了声:“吴姐姐早。”

    吴侧妃回了礼:“闵妹妹早,这是要上哪儿去?”

    茂珠儿笑吟吟的抚着那只黄狸猫的皮毛,道:“天气放晴,出来走了走,正想着去给太子妃娘娘请安……”

    吴侧妃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赶紧道:“妹妹稍等片刻,我去更衣,咱们一块儿过去。”

    因着皇太子尚在病中,故而茂珠儿穿的十分清素,月白色宫装雅致秀婉,步摇上的穗子斜斜坠下,阳光中泛着细碎的银光,光华难掩。

    她眯起眼来,像是怀里那只猫一样,有些慵懒的笑了:“好啊。”

    俩人一道进了偏殿,万妈妈吩咐为闵侧妃上茶,自己告退替吴侧妃更衣,进去之后一把就把人拉住了:“怎么把这位主儿给带来了?”

    吴侧妃茫然道:“半路遇见了……”

    万妈妈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转念一想既然主仆二人决定了投向皇太子妃,现下也没什么好忌讳的,便只同吴侧妃道:“罢了,也算是自家人,将那份名单带上,送到太子妃娘娘面前去,她自然明白您的意思。”

    吴侧妃颔首应了,出门同茂珠儿一道往正殿去时,便忍不住想起昨日之事,忍不住偷偷看她一眼、再看她一眼,还觉得自己看的很隐蔽,不会被人发觉。

    呜呜呜闵侧妃长得可真好看鸭!

    难怪人家既能被皇太子喜欢,也能被皇太子妃喜欢!

    漂亮小姐姐,我也可以!

    茂珠儿察觉到她的窥视,只是没有在意,后来吴侧妃偷偷摸摸看的多了,她觉得很有意思,便寻个时机转头过去,抓个正着:“吴姐姐总看我做什么?”

    吴侧妃哼哧了半天,终于结结巴巴的解释道:“因为闵妹妹长得太好看了啊!以后大家都是太子妃娘娘的人了,多看几眼也没关系吧?”

    茂珠儿:“……”

    茂珠儿脸上神情微顿,眸光有一瞬变得危险,只是她很快收敛起来,手抚在狸花猫的脑袋上,笑微微道:“我是太子妃娘娘的人。”

    吴侧妃未经多想:“我知道呀。”

    茂珠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语调轻微:“但愿吴姐姐是真的明白妹妹的意思。”

    吴侧妃听她话中似乎另有深意,不觉微微一怔,几瞬之后终于会意过来——闵侧妃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妄想跟她抢太子妃。

    吴侧妃:真是让人伤心的领悟!

    偌大的东宫里,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面具,只是面具的档次参差不齐,有高有低。

    皇太子妃是神佛金刚,所向睥睨,闵侧妃是妖姬在世,倾国倾城,皇太子是无脑同夫,兼职当当小丑,而我吴思怡……

    终究只是个吃瓜的橘外人!
最新入库:叶玄一剑独尊  仙界第一卧底  从影卫到皇后[穿书]  村香  私房男医生  仙帝  八荒剑帝  团宠千金她福运绵绵  重工崛起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