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灵异小说 魔尊他念念不忘 第93章 大婚
    卿泽宗渐渐恢复到了大战之前的状态。

    屋舍、洞府的修缮在修仙界可以完成得更快, 护山大阵也在弟子们的忙碌中重新启动,威力如初。

    最近樽月宫宫主总是在正殿徘徊,偶尔站在院中抬头看向高处, 目光深沉,若有所思。

    奚霖等人也都闭关出来了, 身体内的灵力虽不及之前, 倒也不至于惧怕了暖烟阁的人,之后慢慢恢复就是了。

    奚霖坐在正殿里, 看着樽月宫宫主走来走去的有点烦, 于是问道:“要不传个传音符上去?”

    樽月宫宫主赶紧摇头:“说不定那小弟子还没恢复过来呢, 这种治愈系修者跟我们不同, 他资质也不算好,休养的时间比较长也情有可原。”

    “你转得我心烦!”

    “这不是还没见过淮儿道侣什么样心里着急吗?我手里捏着见面礼, 总惦记着当面道谢, 顺便见见人。”

    奚霖也是一阵无奈, 奚淮和池牧遥上山关阵,一晃三个月过去了两个人也没下来。

    这些日子也没跟执事堂要过什么东西,山上静悄悄的, 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这样想着他不由得着急, 站起身来出了院子,看向奚淮所在的山说道:“我给他劈道紫雷。”

    樽月宫宫主赶紧拦着他:“别别别, 别让人家池……池什么来着, 觉得我们卿泽宗是凶蛮的宗门。”

    “我们卿泽宗有什么好名声吗?”

    “有!”

    “什么?”

    “有钱。”

    “……”这的确是他们卿泽宗唯一值得夸的地方。

    奚霖和樽月宫宫主正在纠结, 就看到一道传音符到来,尤其这传音符还是奚淮的,二人不由得一喜。

    结果渡入灵力打开,只听到一句冷冰冰的话:“抓些虫子上来, 喂鸟。”

    奚霖指着自己问:“把我当执事堂的了?”

    “执事堂不负责抓虫子。”

    “所以才轮到我的?!”

    “别气别气,我让我傻儿子去。”樽月宫宫主说完,给松未樾传了一道传音符。

    没一会儿,他们二人便看到松未樾和宗斯辰满宗门找虫子。

    樽月宫宫主看着自己的傻儿子直叹气,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到元婴期。

    人家都带着道侣回宗门了,他还是只知道打架、拆家。

    不久后,一只身形巨大的黄鹂鸟从远处而来,展翅后遮天蔽日,威风飒飒,脚下还踏着云霞般的虺龙焰。

    离近了方才发现,它的背上还载着两个人。

    许久未曾见过儿子的奚霖掐腰看着这二人,本来还想发火,结果看到池牧遥后便笑了出来,上下打量。

    啾啾从巨鸟变回小肥鸟的模样,落在了池牧遥的肩头。

    池牧遥此刻一袭粉衣,身材纤细瘦弱但气质绝然,因为是要见道侣的父亲,所以未戴桃花面,坦然来见。

    只见他玉面温润,皮肤瓷白,一双不浓不淡的眉,其曲线温和更显温柔。一双眼自带无辜,眸中含着微微的光,像是拘着璀璨星河,烂漫山花。

    他的鼻梁挺秀,鼻尖很小,其下点缀着未点却朱的唇。

    一张貌若仙君脸,明明没有任何攻击性,偏偏会用最温和的方式冲击着人的眼眸,美得直击心口。

    池牧遥走过来朝着两位长辈恭恭敬敬地行礼:“宗主,宫主,我是合欢宗弟子池牧遥,因为身体不适所以拜见晚了,还请见谅。”

    他说话时语气平和,举止没有任何不妥,规规矩矩的,人也文质彬彬的。

    奚霖和樽月宫宫主都自由惯了,此番一来,反倒比他还拘谨。

    奚霖赶紧说道:“好好好,你是为救我们才虚弱的,休息一阵子也正常。”

    明明刚才急得想劈紫雷。

    樽月宫宫主跟着点头:“就是就是。”

    奚霖再次说道:“别干站着,进来说话。”

    说着带着池牧遥进正殿。

    樽月宫宫主跟着进去:“对对对,进来坐。”

    奚淮从到了后就发现,他爹和樽月宫宫主都没正眼看过他一眼,只顾着招呼池牧遥了。

    他只能硬着头皮跟着走进去,却听到奚霖对他说:“你去问问松未樾、宗斯辰虫子抓好了吗,别慢待了小道友的灵宠。”

    奚淮脚步一顿,他不应该跟着进去吗?是他带道侣回来给长辈见,怎么他反而像个外人似的?

    好在松未樾和宗斯辰看到这边有热闹已经跟着进来了,奚淮也就没再出去。

    松未樾、宗斯辰进来后便坐在了一边,兴致勃勃地旁听。

    毕竟这还是他们三个人里,第一个带道侣回宗门见宗门长辈的人,这场面得看一看,学习学习经验。

    入座后,也都是一些常见的嘘寒问暖,奚霖努力温和地问:“小道友的身体恢复得如何了?”

    “嗯,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池牧遥规规矩矩地回答。

    经过奚淮的不懈努力,他恢复得很快。恢复后没下山则是因为奚淮努力过头了,导致他不得不多调息几日,才能吸收掉那几乎外溢的灵力。

    奚霖又问:“在淮儿那里住得还习惯吗?若是不喜欢,可以在云外天再寻一座山脉,单独赐给你做三十三宫,建造的事情交给我们,三年之内定然建造妥当。”

    奚淮一听就急了。

    池牧遥和他一起住,还总往床下爬呢!这要是分开住,那么池牧遥那座山的小型封山阵封的只有他一个人。

    奚淮急切地打断:“不行,他住我那!”

    “不过一座山而已,别太小家子气了!”奚霖厉声训斥。

    “你当年怎么不和我娘分开两座山住?和我娘吵架了也只是在院里石椅上坐一宿,你是不是也挺小家子气的?”

    “啧……”奚霖当即不高兴了,朝着奚淮丢了一个小型的火弹术。

    原本只是教训儿子,结果啾啾看到虺龙焰眼前一亮,当即张开翅膀展示自己圆滚滚的肚皮:“啾!”

    池牧遥懂了啾啾的意思,赶紧按住啾啾,心中感叹幸好其他人都听不懂鸟语,不然就要听到啾啾叫奚霖爷爷了。

    奚霖的确没懂啾啾的意思,也只是夸了一句:“这小灵兽还挺可爱的。”

    “嗯嗯。”池牧遥只能点头,用冷静掩饰紧张。

    奚霖提起了之前的事情:“之前合欢宗的宗主也来过,我们谈了一阵子,我准备封你做三十三宫的宫主,你入我卿泽宗不但会是奚淮的道侣,还有着宫主的地位。你对我们有恩,其他宫主也不会在意你的修为,都会敬你,你可以和他们平起平坐。”

    这绝对是一个很高的待遇了,一名金丹期修者和一群元婴期修者平起平坐,这在强者为尊的修真界想都不敢想。

    虽然宫主在地位上还是不如奚淮这个少宗主,但是在整个魔门境内,魔门修者们都要对他行礼表示尊重。

    这就是卿泽宗宫主的地位。

    “这……会不会太……”池牧遥有些不敢接受。

    奚霖万分肯定:“我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会反悔了。”

    奚淮也跟着说道:“当三十三宫宫主也挺好,三三得九,而你是阿九,适合你。”

    “那就谢谢宗主厚爱,我定然不辱使命。”推拒太多反而是辜负好意,池牧遥接受了才是聪明之举。

    奚霖点头,再次说道:“还有,对于举办道侣大典的日子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这么快?!”池牧遥吃了一惊。

    刚刚恋爱,就要结婚了?这让他有些惊讶。

    他和奚淮确定关系真没多久……

    奚霖颔首:“自然,跟了那个臭小子,就该有一个名分。”

    池牧遥看了奚淮一眼,思考了片刻,既然已经选择了奚淮,他也不会再改变心意了,所以道侣大典也必不可少。

    他乖巧地应了:“全听前辈们安排。”

    “听闻你能掐会算,你自己选一个日子也可以,我们卿泽宗没那么多规矩。”

    “好。”

    他们聊了一阵子,其他的宫主纷纷来了正殿,似乎也打算来见见池牧遥,顺便道谢。

    池牧遥被一群元婴期的前辈盯得浑身僵硬,一动都不敢动。

    这些宫主看到池牧遥后也是个个震惊不已,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有人干脆看傻了。

    这世间竟然还有这般俊俏的人?

    宫主们情不自禁地发出感叹。

    “嚯!”

    “哟呵。”

    “真不错。”

    “嗯——”满意的肯定声。

    奚淮看出池牧遥的不自在了,打算带池牧遥离开。

    这些宫主也都没闲着,纷纷给池牧遥送了见面礼:“这是千年的珊瑚,做药引、炼制法器都能用。”

    “这是我亲手炼制的法器,威力非凡。”

    …………

    卿泽宗有一个非常不好的风气,就是爱攀比。

    此刻这些宫主攀比的就是谁送池牧遥的东西更出色,有些看自己的东西被比下去了,临时加码,又取出了其他的东西做添头,也一并送了。

    池牧遥收了这么多的东西受宠若惊,连连道谢,最后是被奚淮护着才得以出了正殿。

    “要不要出去走走?”奚淮问他。

    这些日子在他的山上待着,确实有些憋闷,出去散散心也好。

    “嗯,之前定做的飞行法器应该好了,我们去取了吧。”

    “好。”

    之前他们二人在千宗会期间定做了云朵形的飞行法器,可惜定做后不久便被困住了,一直没能去取。

    现如今事情都处理完毕了,他们也有时间去取东西了。

    池牧遥离开卿泽宗后便戴上了桃花面,毕竟不想对外暴露了身份。

    二人到了坊市,坊间似乎也因为之前的大战被损坏了一些东西,随处可见负责修缮的修者。

    这里的修缮速度可不如财大气粗的卿泽宗。

    他们找到了之前的店铺,店家看到他们二人赶紧迎了出来,热情招待。

    店家颇为真诚地道谢:“前阵子的两界大战可是吓坏我们了,不过我们也听闻了一些二位的威风,这一次魔门能幸免于难也多亏了二位。”

    池牧遥万分欢喜,想着可以趁机讨价还价:“那飞行法器能给我们便宜些吗?”

    “啊……这就不行了。”

    “哦……”他有些失望。

    店家想了想,拿出了一个小玩意送给了池牧遥:“这个小玩意送给你们,当作是赠品吧。”

    池牧遥拿起来看了看,是一个非常可爱的木雕小人,渡入灵力后人偶可以移动,能做些简单的递东西、打扫卫生之类的事情。

    他还挺喜欢的,毕竟他和奚淮总是在床上度日,用它也能在执事堂取东西。

    二人取完了飞行法器,走出店铺后便觉得街上又多了不少人围观他们,想来是听闻他们两个人来了坊市才聚过来的。

    好些人看到他们后议论纷纷,模样倒是非常友善,见到他们二人都会行礼,想来没什么恶意。

    池牧遥捏了捏自己的耳垂,嘟囔道:“今日真的是被看得有些不自在。”

    “那就去让你自在的地方。”

    他当即面色一喜:“合欢宗吗?”

    “嗯,我们过几日再去御宠派送喜帖。”

    “好!”

    二人走到坊市尽头,打算使用新的飞行法器一同去合欢宗。

    池牧遥看了看奚淮面前粉红色的云朵,再看看自己面前白色的云朵,叹气妥协:“算了,还是我用粉红色的吧。”

    他实在无法想象沐浴在粉红色中的奚淮。

    “好。”奚淮纵身上了白色的飞行法器,没有半点犹豫。

    池牧遥坐在云朵上,看着软绵绵的云朵,感受它缥缈的触感,不由得感叹可爱。

    结果飞起来后人都傻了,这云朵速度太快,简直像是冲出去的子弹,这是他有生以来乘坐过的最快的飞行法器,没有之一。

    在地面上的人看到的或许不是云朵,而是一颗流星。

    到了合欢宗的宗门门口,池牧遥依旧惊魂未定,下了飞行法器后需要奚淮扶着才能站稳:“这个飞行法器,太刺激了……”

    “慢慢习惯了就好。”

    他扶着奚淮缓了一会儿神,才由奚淮搀扶着进了合欢宗。

    进入宗门后,很快迎来一群师姐妹。

    奚淮只觉得迎面而来一群吵吵嚷嚷的蚊子,“嗡嗡嗡”个不停,顺带抢走了他扶着的道侣。

    “怎么还这么虚弱?还没恢复好?少宗主是怎么喂你的,没喂饱吗?”

    “小师哥!那天我看到你了,超级威风,我看到你的时候简直要哭了!”

    “天罚阵里危险吗?”

    “这次回来会在宗门住几天吗?”

    “阿九,要不要一起喝酒?我安排些酒菜?”

    “小师哥我想死你了!”

    奚淮逐渐被挤到外围,局外人一样地看着这闹哄哄的场面,一瞬间面无表情,生无可恋。

    其他男修者看到这么多合欢宗女弟子,定然会心中,荡漾不已。

    奚淮则是觉得这群女修抢了他的道侣,手还乱摸,叙旧就叙旧,摸什么脸啊?!

    池牧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先回答谁,只能尴尬地笑了笑。

    他想回头去寻奚淮,却发现徐冉竹走到了奚淮的身前说道:“少宗主,按照我们合欢宗的规矩,弟子成婚前是不能和男方相见的,你只能在成亲当日来接人。”

    “什么?!”奚淮当即一惊,“还有这个规矩?”

    池牧遥有些为难,走过来跟着点头:“确实有这个规矩。”

    “你故意回来的?!”为了不跟他一起住?为了少双修几次?

    “也不是,按规矩是该先回来。”

    “可——”

    奚淮第一次跟池牧遥一同来合欢宗,宗门刚进去没几步就被请出去了,他只能在合欢宗关门前对着里面喊道:“你日子选得近一些!”

    他可不想等太久!

    “好!”池牧遥答应得十分迅速。

    奚淮站在门口气急败坏,总觉得自己被池牧遥耍了。

    老奸巨猾的道侣有的是办法躲避双修。

    池牧遥跟着晃动的五彩绳道侣结到了一处墙角下,看到奚淮破开了宗门法阵的一个角,扒在墙头看着他呢。

    此刻合欢宗开的只是普通的御山阵,奚淮尚且能强撑着破坏一个角进来。

    若是开了护山大阵,奚淮就进不来了。

    他很快到了墙边,问道:“怎么了?”

    “那我真走了?”奚淮依依不舍地问道,期待池牧遥愿意和他一起逃离合欢宗。

    “嗯嗯,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这是不打算和他一起走了,奚淮一阵失落。

    他只能往前凑了凑,委屈巴巴地说:“亲一下。”

    池牧遥被他逗笑了,轻轻跃起在奚淮的嘴唇亲了一下便落回到院子里:“好啦!”

    奚淮依依不舍地看了池牧遥一会儿,才跳下墙真的离开了。

    池牧遥确定奚淮真的走了才走回去,没想到居然看到几个师姐妹躲在墙后偷看他们。

    徐冉竹被发现了也不慌张,反而数落了一句:“牙疼。”

    “原来他是这样的少宗主。”

    “道侣不亲亲不肯走,哈哈哈哈!”
最新入库:叶玄一剑独尊  仙界第一卧底  从影卫到皇后[穿书]  村香  私房男医生  仙帝  八荒剑帝  团宠千金她福运绵绵  重工崛起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