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戏开拍当天。

    陆池浑身上下都往外冒着浓浓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惹的组里不少女性脸红心跳,瞅着陆池发愣。而陆池更是认认真真,从头到脚的整理了无数次, 最后才站在镜子前, 满意的点点头。

    这可是他和沈茗的荧屏吻,说什么都不能太差劲。

    一定要给拍的美美的。

    陆池宛若一只花孔雀, 由内而外冒着骚气。

    “行了, 沈茗还没来, 你这状态给谁看?”

    处了一段时间, 宁兴言私下跟他们早就混熟, 这会儿吐槽起陆池来压根不带留情。他闻着空气里散发的孔雀开屏的骚气, 夹杂着对方身上的男士香水味, 没由得翻了个白眼。

    陆池满脸正色道:“合格的演员就是要随时在角色状态里,就算茗茗没来,我也会这么做。”

    “嗤, 骗鬼呢?”

    宁兴言毫不留情的吐槽, 陆池就当没听到, 端的是一派优雅做派, 眼睛时不时往沈茗的休息间瞄。

    不多时, 沈茗出来了。

    陆池挺胸抬头, 扬起笑脸迎了过去。

    灯光组,道具组早就准备完毕, 俩人直接站进去拍就行。

    顾忌着影响不太好,沈茗也就没听孙安琪的劝说, 想尝试一遍自身实力看看。周围安静到可怕,镜头却一直锁在二人身上。

    “啪——”

    场记板落下,沈茗神色立马变了。

    “黎音, 你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进了这个圈子最忌讳的就是肆意妄为,任性做自己?”眼中盛满怒火的秦墨死死握住他的太阳,即便对方眼中的热度灼到他心头刺痛,也舍不得放开。

    可惜,他的满腔好心被黎音误解。

    彼时已在圈内崭露头角的黎音尚未碰过几次壁,她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秦墨,放开我,以后我的事你少管。”

    眼圈微红,似是震惊最亲近的人也在质疑自己的处事方式。

    面对这样倔强的黎音,秦墨隐忍在心头的满腔爱意再也忍不住,他拉过女人白皙的手腕,侧头重重地吻了过去。

    近在咫尺的眼眸倏地睁大,似是不敢置信。

    秦墨眼神闪烁,过分地咬了咬对方的唇瓣,并不甘心浅尝辄止,侧头吻的更深了……

    周围人更是看直了眼,齐齐倒吸了一口气。

    嘶——

    这俩人亲上去,怎么感觉就不一样了?

    看着怪、怪让人觉得害羞的?

    “啧……我就说,哎……”

    镜头后面,宁兴言更是没眼看,抬手抓抓后脑勺,无语凝噎。

    不是自称吻戏绝对没问题的吗?

    陆大影帝,你在现场倒是收敛收敛,那一副要吃掉对方的模样是什么鬼,都出戏n久了还不松嘴!

    碍于现场人多,宁兴言都没好意思打断,唯恐其他人看出来点什么,只要他不喊卡,别人就会以为这一条是导演要求的,没演员没关系。

    宁兴言都做好背锅的准备了。

    可足足过去半分钟,场上俩人没有分开的意思,宁兴言就忍不住了,直接打断道:“卡!这一条不行,状态不对,重头来。”

    耳边是宁兴言的声音,沈茗这才恍然惊醒,一把将人推开来。

    陆池被推走,双手却是伸了过去,像是私下相处一样扯扯沈茗的衣角,勾勾缠地像是求主人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小狗狗。

    “咳——”

    沈茗避开了他的手,握拳在嘴边咳了咳。

    众人:“……”

    啧,就是有情况吧?公费谈恋爱什么的过分了。

    再度开拍,依旧没过。

    第三条、第四条。

    第n条……

    要不说情侣拍这种戏难呢,这一条简简单单的吻戏,卡这么久。

    周围人的各色眼神宁兴言都是看在眼里的,他斜睨了两人一眼,随后有些忍不住了,他看着陆池,阴阳怪气道:“陆老师都拍过不少电影,现在这情况怎么解决心理有数吧?”

    陆池愧疚了,心虚了,耳边都浮现一层淡淡的粉意。

    “这次是我的错,下次我会表现好的。”

    宁兴言冷笑了一声,没戳穿他的谎言。

    还不等他敲打敲打两人几句,就听沈茗说:“失误太多是我的错,下一条我会尽量表现好的。”

    说完,人就跑休息间了。

    陆池想了想,也转头回了自己休息间,做些准备。

    他到底是低估了自己的自制力啊……

    十分钟后,再度开拍。

    宁兴言原以为又如之前一样卡掉,谁知这一次竟异常顺利?

    表情完美,台词完美,连带着眼神中的火花也有,竟然过了?

    两人这是吃什么灵丹妙药了?

    “这次表现不错,继续保持!”

    “再补两条近景就行。”

    不远处是宁兴言的叮嘱。

    而场上过完这一条的小情侣上一秒还亲亲密密的,下一秒各自后退半米,凝望着对方,眼中全然是噼里啪啦一阵作响的小火花。

    “你刚吃什么了?”

    “你刚吃什么了?”

    异口同声的质问从二人嘴里脱口而出,随之而来的是两股难以言喻的味道飘散开。离的远了都能闻到,更别提刚才那一条吻戏的时候了。

    “大蒜?”

    沈茗鼻尖,率先猜出,紧跟着陆池反问:“榴莲?”

    沈茗:“……嗯。”

    身边是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而沈茗和陆池却是望着彼此,下一秒竟是齐齐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

    不就是拍吻戏?

    来啊,互相伤害啊,谁怕谁?

    ……

    几场吻戏异常顺利,不管宁兴言要激-情的、震惊的、温情的,还是别的一些情绪,两人很少有卡的时候。

    一开始他还以为这俩人敬业,可后来凑近了闻到俩人身上的味道时。

    打扰了打扰了。

    你俩继续!

    最重要的难点给攻克了,别的事情就好说多了,拍摄进度十分喜人,这一拍直接就拍到年28才停工。

    “近期大家都辛苦,我们也不敢进度,今年就回家过春节了哈。”

    “下班之前,每人去找后勤领个大红包。”

    宁兴言喜气洋洋地发了消息,引得所有工作人员齐齐嚎叫,满脸喜色地跑后勤那领钱去了。

    沈茗没去找后勤,直接往陆池面前摊了摊手。

    “我的红包呢?”

    “什么?我自己都没红包呢。”陆池故意装傻道:“茗茗你不给我包一个吗?”

    “就会装傻充愣。”

    沈茗吐槽了一句,收回了手。

    陆池眼见着人要走,忙不迭地一把抱住人往怀里扣,“开玩笑的,少谁的都不可能少你的。发他们红包是要放假,过年见不到人了。我们俩谁跟谁,一起过年好不好?”

    “不用,我和旺财过就行。”

    沈茗嘴角微翘,却又扁平了下来,对比她这个孤家寡人,陆池在京城还是有亲人的,大过年不回去过也太说不过去了。

    陆池知道她在犹豫什么,他也顾不得孙安琪和元宝在还在旁边了,直接抱着人软磨硬泡,“春节就得是人多过着才热闹,你就跟着我回去一趟呗?就不想看看我小时候长大的地方吗,我还有好多秘密没跟你说……”

    陆池撒娇卖萌的样子沈茗见的多了,也就有抵抗力了,根本没什么表示。

    不管人怎么倒腾,她暂时是不会松口的!

    “叮铃——”

    就在这时,陆池来电话了。

    沈茗推开人,“接你的电话去,别跟我废话。”

    陆池深知自己又一次失败了,满脸丧气的掏出手机接通了这个电话。

    “喂?”

    “阿池,是我。”

    熟悉的声音传来,陆池略有些奇怪,还不等他开口,电话那边就是对方满满的焦急的呼唤,“阿池你快来一趟医院,你爷爷他今天摔了一跤入院了,医生说他……”

    “爷爷他摔跤了?一声怎么说?”

    听见医院两个字,陆池浑身神色立即变了。

    之前还嫌陆池粘人的沈茗视线凝聚在他脸上,眉头微皱。

    这是陆池的亲人出事了?

    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在说什么,却只见陆池的脸色越来越沉。

    他挂断电话后,侧头在沈茗唇上落下一吻,沉声道:“抱歉,今年春节不能陪你过了,保持电话联系。”

    说完,陆池迅速转身跑了。

    沈茗思索着偶尔听到的字眼,心头一跳,脚却比脑子更快一步地追了过去。

    她是没有亲人的,但陆池和她不一样,从小带大他的爷爷现在入院,要是真出了点什么事,陆池该有多难过?

    冷风往耳边刮过,沈茗在陆池即将上车的前一瞬拉住了他的手。

    “茗茗,你怎么跟过来了?”

    陆池望着身后人,诧异极了。

    沈茗坐上副驾驶座,“别废话,我陪你。”

    陆池望着她,一颗焦躁不安的心瞬间缓和了不少。他坐上驾驶位,深呼一口气,“谢谢。”

    沈茗没回话,与他对视一眼,什么意思尽在不言中。

    就在陆池开车紧赶慢赶去医院的时候。

    某医院住院部的顶层病房内,一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的老人却是啃着一根香蕉,时不时地看看时间。

    随后他又忍不住叮嘱道:“老忠,那臭小子什么时候过来了记得跟我说一声,医生那边交代好了吧,可别露馅。”

    “放心,我都交代好了。”忠叔站在窗户边紧盯着楼下来往的车辆,没忍住说道;“不过这法子,是不是有点不地道。阿池刚才声音都变调了,你这消息啊,肯定吓到他了。”

    “吓一吓怎么了,还不是他没用。”

    陆爱国想起陆池这货,瞬间来气了,他愤愤咬下一口香蕉,边咀嚼边吐槽:“你说说看,他但凡有他爸在追女人的路上有那么一点出息,我也不至于这么一大把岁数干这种事。”

    说出去他都嫌丢人。

    可不这样又有什么办法,上一次元旦节就被隔壁那姓王的儿孙满堂给气的够呛,今年春节说什么也得让陆池带人回来。

    结果倒好么,早在一个礼拜前陆池那货就说带不回人了。

    他索性掐着俩人工作结束的点给闹这么一出,见过一次面了,两次,三次,以后天天见不就是水到渠成了嘛。

    “你确定这招有用?”忠叔疑惑道:“万一她还是不愿意来呢。”

    “放心,不会的,那女孩子的消息我可是清楚的很。”

    陆爱国摆摆手,笑得跟个老狐狸似的,笃定了人会过来。

    忠叔摇摇头,继续放哨去了…… w ,请牢记:,
最新入库:叶玄一剑独尊  仙界第一卧底  从影卫到皇后[穿书]  村香  私房男医生  仙帝  八荒剑帝  团宠千金她福运绵绵  重工崛起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