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灵异小说 皇家儿媳 其他类型女王不在家
    第93章番外之儿女

    顾玉磬立下豪言壮语, 说是要给萧湛初多生几个孩子,但其实生下皇次子后,萧湛初便不让她生了。

    哪怕作为一位帝王, 家里有皇位要继承, 两个皇子一位公主也足以堵住朝臣们悠悠众口了。

    他自己喝了御医开的药, 不再让顾玉磬孕育, 这件事也是顾玉磬后来才知道的, 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晚了, 只能随他了。

    三个孩子中, 皇太子自小聪敏过人,两岁多时, 过去御书房见父皇, 见父皇龙案上堆积许多奏疏, 便好奇地问起这是什么, 萧湛初见此,干脆亲自教他识字, 谁知他竟有过目不忘之能, 一如萧湛初小时候。

    萧湛初自然喜欢, 只是顾玉磬拦着,便只能作罢,一直等到皇太子四岁开蒙, 教授书史, 学了修身齐家治国之道, 待到七岁时,萧湛初便会将奏疏给他看,要他讲出自己见解,到底是年幼, 少出宫门,见解时有纰漏,不过对于一个七岁的小儿而言,已经难能可贵了。

    萧湛初便不再命他读书,反而将他放出去外祖父家中,让他随着舅舅顾二,跟着几位表兄学习骑射功夫,强身健体,周游四方,去看民间百姓疾苦。

    如此到了皇太子十四五岁,身姿挺拔,气度恢弘,见识卓绝,储君之势初成,萧湛初自然欣慰,此时他也不过三十有四罢了,正值壮年,不过他却已经想着,再过几年,皇太子弱冠之年,便禅让帝位。

    然而也就是在这一年,位于大昭东南海一带的岛屿却遭遇了水患,水淹群岛,水患过后便是蝗灾,蝗灾过后,便有海盗劫匪陆续而来,四处烧杀抢掠,几成大患,以至于大昭通往海外的船只,屡次遭劫,大昭虽有海军,但是几次险些交手,对方闻风而逃,遁于汪洋大海,竟不能寻。

    萧湛初见此,自是要调集粮草赈灾,也要召集东南水师,前去剿匪,这些年,萧湛初励精图治,国库富足,兵马强悍,于水师上他也早有准备,是以区区海寇,倒不至于真成大患,只是那日选将时,皇太子却上前请命,说是愿意为督军,前往东南,为父皇分忧解愁。

    萧湛初自然是不愿,毕竟还小,过了年才十五而已。

    谁知道一向懂事的皇太子竟然格外固执,跪地不起,并言明,自己只是为督军,并不干涉战事。

    萧湛初不悦,任凭他跪着,并不答应。

    下朝之后,过去凤安宫,萧湛初自然是和皇后顾玉磬提起这事。

    那个时候顾玉磬正在那里绣着什么,自从她生了二子后,便时不时也学着刺绣,不过萧湛初从未见过她绣出来什么,据她自己说,绣坏了,干脆没要。

    如今顾玉磬听到这个,笑着道:“他要去,你答应他就是了,何必呢!”

    萧湛初挑眉:“他还小。”

    顾玉磬差点笑出声来:“可他已经快要十五岁了。”

    她自然疼爱儿子,但并不是非要把儿子拴在身边的,她觉得自己的夫君天资过人,儿子自然也不差,既然儿子想去,那就给一个机会嘛,犯不着非拦着。

    最关键的是,她分明记得,萧湛初他自己很小的时候就能做许多事了,当初他带兵出征,也不过是比现在的皇长子大一两岁而已。

    怎么轮到儿子,他反而想多了。

    萧湛初对此不想解释,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他过来求过你了。”

    这并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顾玉磬一向宠爱几个孩子,也很好说话,但凡几个孩子有什么想要的,都和顾玉磬说,他们也都知道,母后答应了的,父皇也就答应了。

    顾玉磬点头:“是啊,他说了,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大,想出去见识,也想为你分忧,还说他已经有了良计,可以解东南海之困,左右只是督军而已,你派老成持重之能将前去,约束于他,不让他犯下大错就是了。”

    萧湛初听她说得轻巧,无地耸眉:“他是太子,国之储君,东南海先是旱灾,之后是蝗虫,水灾,水灾之后,只怕是衍生瘟疫,若是有个好歹,如何了得?”

    顾玉磬一想,好像是了,那自己儿子岂不是很危险?

    萧湛初看她不吭声,过来,从后面将她抱住,亲了亲她脸颊:“他正跪在御书房外,先让他跪着吧。”

    顾玉磬本来是要做说客的,现在险些被萧湛初说服,才觉得自己仿佛上了儿子的当,但是那也没办法,只好闷声不提了,想着罢了,这是你们父子的事情,随便你们怎么处置就是了。

    萧湛初见此,也就不说什么了,反而随手拿起她适才绣过的,淡声道:“这个费眼睛。”

    之前他就提过,刺绣太费眼睛,她以前害过眼病,不能太费眼。

    顾玉磬轻笑了下,很是得意地道:“这一次我可是绣好了,你猜我绣了什么?”

    此时的她,已经三十有六了,不过这些年来,她一直被夫君娇养,便是再多风雨,也断然没有她操心的道理,加上养尊处优,保养得宜,她如今看着依然年轻娇美,这么说话间,神情间甚至带了几分娇憨。

    萧湛初:“我猜不出。”

    顾玉磬:“不行,你得猜。”

    萧湛初很听话:“花草?”

    顾玉磬:“不是。”

    萧湛初:“竹子?”

    顾玉磬:“当然不是!”

    萧湛初又猜了几个,顾玉磬终于宣布答案了:“那我就给你看吧!”

    说着,顾玉磬将手中的绣品展现给了萧湛初。

    她含笑望着他。

    这是她上辈子就想绣给他的。

    她想告诉他,其实从来没忘记过他,也写信给他了,让他回来,不要总是在中军大营,她一个人在皇子府好生寂寞。

    只是信写了,绣帕做到了一半,她却没等到他而已。

    而当绢帕展开,萧湛初便看到了那绣品,那是一段朱红宫墙,一片如茵芳草,还有一个身穿青衣的小男孩,他正抿着唇,沉默地看着前方,黑亮的眸子里透着笑意。

    “怎么一个人待在这里?”汝月公主过去房中的时候,见自己皇弟陌澜正呆呆地站在书窗前发呆,手里拿着一本书,不过并没有要看的意思。

    汝月公主和皇太子为双胞胎,她比皇兄晚出生片刻,生下来也瘦弱,自小被父皇母后精心呵护长大,但是即使这般宠爱,她性子并不见丝毫骄纵,反而温婉柔顺,家里头父母兄弟,都视她若珍宝。

    弟弟陌澜先天不足,生下弟弟的时候她已经一岁多了,她对于这体弱多病的弟弟颇为疼爱,小时候总是像抱娃娃一般抱着弟弟,待到大一些,自然也是诸般体贴,比起顾玉磬更像一个当娘的。

    陌澜垂下眼睛,他的皮肤白细,睫毛修长,如今垂眼间,颇为惹人怜惜,用顾玉磬的话说,倒是有些像你父皇小时候了。

    垂下眼的陌澜道:“皇姐,皇兄要过去东南海了。”

    汝月公主笑了:“是啊,这可是皇兄跪在父皇面前求来的,听说母后也为他说话了呢,皇兄早就想去东南海了,这下子他可是如愿以偿了。”

    陌澜却道:“是,皇兄文治武无一不精,他虽年少,但这次过去东南海,必是如鱼得水,如同父皇一般立下赫赫战功,引人称颂。”

    汝月公主听这话,笑望着自己的皇弟:“我知道了,其实陌澜也想去东南海的,是不是?”

    陌澜被自己姐姐说破心事,面上便有些泛红,不过还是倔强地抿唇道:“我自然是不行,我身子不好,也不像皇兄那样……”

    汝月公主笑叹一声,拉着他的手道:“你啊你,想去就说嘛,如果你真想去,我可以帮你想办法的!”

    陌澜闻言,修长的睫毛陡然掀起,望着自己姐姐:“真的?”

    不过很快就失落起来了:“父皇不会答应,母后也不会答应,我去了做什么?不过累赘罢了,皇兄也未必愿意让我同去。”

    汝月公主挑眉,笑着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没准皇兄正缺一个左膀右臂呢?我可是知道,你往日可是看了不少造船图纸,还到处搜罗那些航海图,说不得这一次,可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呢?”

    陌澜听着,黑眸中若有所思。

    顾玉磬没想到,她那皇帝夫君,竟然让两个儿子都去了东南海。

    她心里慌:“陌澜身子不好,他怎么可以离开皇宫?”

    萧湛初:“他已经十三岁了。”

    顾玉磬:“?”

    怎么觉得这对话两个人前几天才有过?

    顾玉磬叹,只好不说什么了,不过还是哀怨地瞪了萧湛初一眼:“你可真舍得。”

    萧湛初沉吟间,却是想起来皇二子来求自己的情景,他蹙眉道:“这些年,我更多心思在皇长子身上,倒是对陌澜有些疏忽,他其实很聪明,性情也很像我小时候,他往日沉默寡言,无欲无求,这次突然提出要去,我也很意外,不过他难得求我,我不好不应他。”

    顾玉磬见他这样,只好罢了,其实他虽看似清冷严厉,但却是天下一等一的慈父,便道:“你多派些暗卫跟随,总之要护他们周全,不能出半点差池,至于别的,随他们闹腾吧。”

    萧湛初颔首:“我知道。”

    只是两个人谁能想到,三个月后,皇太子凯旋而归,年仅十三岁的皇次子陌澜却没有,他留在了东南海,利用三年的时间,打造出一支大昭国最强的水师。

    之后,就是这只水师,乘风破浪远征四海,将大昭国的威名,传达到了大洋彼岸的每一处角落。
最新入库:叶玄一剑独尊  仙界第一卧底  从影卫到皇后[穿书]  村香  私房男医生  仙帝  八荒剑帝  团宠千金她福运绵绵  重工崛起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