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玄幻小说 盖世 第六百五十九章 碾碎烙印
    时刻以灵识细查自身,也是一种,入微境的修行方式。

    一战过后,精疲力竭的虞渊,和柳莺简单交流后,就沉浸在自身。

    他以新凝炼的一缕缕灵识,观察关键穴窍,和脏腑要害之地。

    他敏锐感应出,这场和屈靖的战斗,在耗去灵识和灵力以后,反而令他心境舒泰。

    萦绕着天地人三魂的丝丝灵识,导引而出,流转在他黄庭穴窍,气血小天地,筋脉和骨节,一个循环归来,灵识竟变得愈发精炼。

    审查自身,就是修行。

    灵识如涓涓细流,在体内一遍遍地游弋过,如一只只眼睛,在体内静静地端详自己,很多以往忽略,看不到的细微,因此而变得清晰深刻。

    引发他最多关注的,乃气血小天地。

    因为那座,犹如血玉般剔透晶莹的“生命祭坛”,将金睛翼辕的一根指头,吞没在内,正缓缓熔炼。

    不断有金色血光,从那一根指头飞射出来,融入祭坛内部。

    指头,正一点点变小。

    这是一个炼化的过程。

    这座,因溟沌鲲的“巨兽精珀”铸造出来的祭坛,内部储藏的血气,因指头的缩小,而渐渐充盈起来,慢慢地竟给他一种磅礴如海的错觉。

    “近期,先是在青鸾城地下,被陈凉泉馈赠,吞没了大妖气血。和屈靖一战,捕获的这根金睛翼辕指头,属于九级大妖,当然也极其非凡。”

    虞渊暗暗窃喜。

    大妖等级越高,妖兽所含的血肉能量也就越浓烈,九级大妖的一截骨头,一根指头,甚至就能和六级大妖浑身气血总和相当。

    金睛翼辕的指头,就是九级大妖的妖身一部分,是他和屈靖战斗的收获,是他的战利品。

    此物正被“生命祭坛”给炼化,凝做最纯粹的,暗含生命造化的血肉精气,用来滋养自身,打熬他的体魄。

    他的喜悦,没持续太久,心神轰然一震。

    只见,那一根金睛翼辕的断指,在“生命祭坛”熔炼之时,有一缕极为纤细的气流,从指头内部,由虚幻无形的状态,凝为实质。

    纤细气流,在大妖断指当中迅速壮大,化作发丝粗细。

    气流凝实,结为一束晶链。

    隐隐透出,要掌控那截九级大妖的断指,反噬“生命祭坛”,让虞渊气血小天地爆灭开来的架势。

    噗!噗噗!

    发丝般纤细的晶链,骤然绽裂开来。

    点点光烁,如火芒,携带着恐怖的力量,试图破开那座“生命祭坛”,凿穿虞渊的气血小天地,令他惨死当场。

    虞渊心神剧烈震动,所有的灵识,心念,注意力,瞬间汇聚于那座祭坛。

    他和“生命祭坛”之间,立即有了一股血肉连接,契合无间的奇妙感。

    呼!

    除凝的灵力,灵识,藏于四肢百骸的血肉精华,刹那灌注向祭坛。

    那座祭坛,在气血小天地,熠熠生辉,绽放出夺目的血红光芒,耀的整个气血天地,宛如成了一方天地巨变,气血如海翻涌,要衍化出生命再造盛况的奇异世界。

    这一刻,那座祭坛如和虞渊浑身穴窍相通,包括他的黄庭穴窍,泥丸穴窍。

    “生命祭坛”,短时间内,似化作他的心脏,躯体的中心,将

    他全部能利用的力量,给牵扯起来。

    “生命祭坛”缓缓旋动着,源于星空巨兽的神秘异力,瞬间笼罩着所有光烁!

    那些光烁,从一束绽裂的晶链而生,含有不属于大妖指头的奇诡异力。

    一点点光烁,忽然间,如被一个个看不见的大手,一点接着一点掐灭。

    那一束晶链,终彻底消失殆尽,再没有折腾出风浪。

    “灵虚真人烙下的印记!”

    虞渊在一霎那间,就想通了,明白发生了什么。

    ……

    数百里之外。

    在“虚晶舟”一角静坐不动的屈靖,紧闭着的眼睛,悄然绽开一丝。

    屈靖眼中略显惊讶,以谁都听不见的心声,喃喃自语:“师傅留在指头内,梳理镇压大妖残存本能意志的一道印记,被惊动后爆发,竟然都不能杀死他。这个虞渊,还真是给了我不少惊喜。”

    他让韩绪发动“虚晶舟”,对那一截断指不闻不问,其实是居心叵测。

    他和那截指头的灵魂连系断了,可他却知道,他师傅灵虚真人的印记,绝不可能轻易消失。

    屈靖是想着,舍弃一根九级大妖的指头,在虞渊收取炼化时,师傅遗留的印记,觉察出不是自己,定然会自爆那根指头。

    九级大妖的一根指头,妖能炸裂开来,虞渊在猝不及防下,必死无疑!

    屈靖都想不到,没有宗派传承,不知道怎么修了一身奇诡法决的虞渊,居然能够抵御住,那截大妖指头的另一次袭杀。

    “越来越有趣了。”

    他再次阖上眼,忽然觉得多了虞渊这么一个对手,这趟赤火大漠之行,一下子就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他屈靖,从不畏惧挑战,不怕任何对手。

    ……

    两日后。

    借助丹丸,几颗高品阶的灵玉,虞渊那干涸的黄庭穴窍,差点枯竭的灵识,又重新凝炼溢满。

    他惊奇地注意到,丝丝缕缕缠绕着魂魄的灵识,分明多了几成。

    另外,新凝结出来的灵识,一缕缕的,仿佛还蒙着肉眼不可见的光泽。

    “入微境的进阶,灵识的精炼和变幻,至关重要。此境,不断以灵识自省,探察身体秘密,就是在精炼灵识,就是在修行。”

    虞渊找到了窍门,大致明白了入微境的下面,该如何修炼了。

    气血小天地,重新恢复宁静,而且比往昔更静谧。

    将一截九级大妖的断指,炼化之后,那座“生命祭坛”异常安静,内部流光飞逝不休,似正在形成某种奇异变化。

    虞渊对这种,谢斌和第二煞魔所说的,只有天外高等阶智慧种族,得天独厚者,才能生而具之的“生命祭坛”,缺少认识。

    他不清楚,“生命祭坛”吞没九级大妖一根指头后,会发生何等微妙变化。

    他打算慢慢观察。

    又是暴热的白昼,太阳烘烤着大漠,让所有人心烦意燥。

    行走在赤火大漠的,还好是各大宗派弟子,若是不懂修行的凡人来此,怕是要不了几日,都会被热死。

    虞渊睁开眼,从端坐的状态,慢悠悠地起身,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柳莺在“陨落星眸”的边沿之地,正在和人交流。

    他略有些惊讶,不知道何时来

    了一人到陨落星眸,且自己毫无所觉。

    他向柳莺行去。

    “你醒来了呀。”

    柳莺见他过来,抿嘴一笑,那双令人心醉的美丽眸子,瞥向虞渊时,有一丝情愫滋生出来,这让虞渊都有点心虚。

    “虞小哥好。”

    柳莺身旁,站着一个银色长发披肩,身穿的衣袍,绣着一轮轮弯月的男子。

    男子笑容和煦,生的高大英俊,看着四十来岁的样子,“我叫谭峻山,出自星月宗的月宗,刚从天外归来。”

    他自我介绍,再道:“溟沌鲲不久前,看到陨落星眸,横跨无垠星河来了一击。我以为,那头残虐的星空巨兽,是要杀柳莺。我问过柳莺,她浑然不觉,那么溟沌鲲的那一击,该是奔着你来的。”

    “因为当时,陨落星眸之上,仅有你们两人。”

    谭峻山娓娓道出虞渊遮掩的一个真相。

    他祭出“煞魔鼎”,抵御星空巨兽那一击的事,他没多说,柳莺也没多想,只当他是为了抵达影叶真人的攻击。

    柳莺并不知道,影叶真人的袭杀,只是第二波。

    “月宗?”虞渊微惊。

    星月宗,长期负责宗门事务,执掌宗派的,都是柳莺师傅所在的星宗一脉。

    月宗,比起星宗来,要神秘不少,月宗之主是谁,连柳莺都不清楚。

    谭峻山自称月宗的人,且从天外归来,至少阳神境的修为,令虞渊暗暗动容,也不刻意隐瞒,“的确是冲着我而来。”

    “我就猜是这样。”谭峻山以欣赏的眼神,看着他,笑着说:“那头星空巨兽,横跨星河的一击,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为了这一击,他也付出了不小代价。我着实想不到,这头曾横行浩漭天地,曾在星河深处都凶名赫赫的巨兽,怎么就盯着你不放了?”

    “我哪里知道。”虞渊摇了摇头。

    谭峻山的到来,和柳莺的交流,他在静坐修行时,一点感觉都没,足以证明此人的非凡。

    对这么一个出自月宗,却不知道来头的人,他不会透露什么。

    谭峻山正要再说什么,他和柳莺两人一起,眉梢微动。

    咻!咻!

    下一瞬,谭峻山和柳莺两人,一同出现于虞渊刚离开之地,看着一块明镜般的月石,盯着里头的画面看。

    虞渊愣了愣,也闪掠身影,来到两人所在。

    一块镜子般的月石内,有一条十几丈,腰身粗如水桶的蛟龙,浑身覆盖着光泽冰冷的银色鳞片,将一位位太渊宗的修行者,一口接着一口,吞入腹中。

    五位太渊宗的修行者,境界高点的,也就是入微境后期。

    蛟龙吞人时,那五位来赤火大漠除恶的宗派之地,傻了吧唧的,连动都不会动。

    “被蛟龙的气息迷乱了心智。”

    谭峻山叹了一口气,对柳莺说道:“这是一个不好的讯号,那五个太渊宗的宗派弟子死亡,意味着赤火大漠的邪魔异类,该是筹划反击了。之前,他们都躲躲藏藏,遮遮掩掩,后面应该不会了。”

    “他们怎么敢?”柳莺惊道。

    谭峻山抬头,仰望着天空,道:“该是有人,告诉了他们,三大上宗和魔宫、妖殿,称霸浩漭的局面,将会不复存在了吧。”

    ……
最新入库:异界召唤之君临天下  从柳树开始进化  剑神重临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秘境旅行家  氪金崛起  仙武神皇  御兽进化商  我家宗主是魔皇